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供应收紧 节后镁市继续向好
----专访苏海波
副总
府谷县新田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
府谷县新田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于2008年8月成立,地处陕西省府谷县新民镇高山工业集中区。公司内设金属镁厂、硅铁厂、焦化厂,现有员工1200余人。年产金属镁3.2万吨、硅铁4.05万吨、兰炭33万吨、煤焦油3.3万吨。是府谷地区金属镁产能突破3万大关的四家原生镁锭生产企业之一。公司经营理念是诚信为本、一诺千金。

亚洲金属:苏总,您好!感谢您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请简要介绍贵司主营业务及生产现状。

苏:您好!谢谢!非常荣幸能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我们新田镁合金主营产品是原生镁锭,目前金属镁日产能达89吨,其中日产7.5kg镁锭76吨,日产300g小镁锭13吨,日产兰炭900吨,日产焦油90吨。随着春节临近,产能会出现周期性低谷期(大概影响产量的30-40%)。新建硅铁生产线预计正月十五后可投入运营,实现日产硅铁120吨。

亚洲金属:在过去的2017年中,镁市几经波折,价格大起大落,作为生产企业,贵司在过去的1年中生产及盈利状况如何?尤其进入第四季度以后,在硅铁价格居高不下,镁锭价格持续低位徘徊且成交不畅,贵司是如何在市场逆境中寻求生存空间的?

苏:2017年新田镁合金实现金属镁年产量30,307吨。我本人是从2017年2月份开始经营镁锭销售,前半年市场需求较好的情况下,由于经验不足,基本上维持低位库存,随行就市走货,在硅铁价格不高的情况下,前半年实现3,000万利润额。对于后半年的情况,我总结为两期加一坡:
风险一期:从8月开始,硅铁在十几天内由5,500元/吨暴涨到9,200元/吨,镁锭价格一路高歌到18,000元/吨,然而高价成交只有200吨。但是我公司采购单价在8,500元以上的硅铁达15,00吨,8月23日起硅铁期货开跌,镁锭二十多天无人问津,9月中旬我接到的价格是15,800元/吨,实际销售的价格大都在15,000元/吨,亏损总额达400万元。
风险二期:从12月开始,硅铁四天涨4,000元/吨,直到10,600元/吨,但镁锭价格只涨到16,000元/吨,恰逢需求低迷时期,几乎可听见西北风声!无可奈何,我公司率先提出减产45%的方案并实施,12月份我公司少生产镁锭1,500吨,减少购买万元硅铁2,000吨,直接避免经济损失600万元,另外,镁锭每吨平均亏损2,000元(包括前期低价定出的镁锭),12月共计亏损240万。
下斜坡:从7月份开始,在煤炭、钢铁行业去产能的大背景下,硅铁市场不被金属镁行业看多,镁锭一直处于按需观望采购中;进入后期镁锭下游受环保管控,需求进一步低迷,在供大于求或者是产能过剩的后半年,我公司坚守成本线、随行就市销售镁锭,硅铁采购可谓是“步步为营”,镁锭库存高企,行情整体呈现下斜坡(也是最考验我公司生命力及信誉的时期)。

亚洲金属:进入2018年1月份以来,原料硅铁价格坚挺,国内买方按需采购;但是,受美元兑人民币汇率持续走低及镁锭价格坚挺影响,出口市场成交乏力。贵司1月份出货状况如何,当前库存情况怎样?

苏:新的一年开始,经过去年12月份的洗礼,在硅铁价格坚挺的情况下,我公司一直看涨金属镁行情,但是又害怕年底积压库存,故1月1日-1月20日,随行就市出售镁锭;1月20日开始,镁锭价格涨势显现,每个价格限购200吨,进行排单生产,直至1月31日镁锭库存为负400吨,目前一直处于排单生产中,无现货可卖。

亚洲金属:受原料硅铁价格高位坚挺但镁市成交不畅影响,自2017年11月份以来,山西、宁夏、新疆、内蒙古各地纷纷停产减产;陕西部分镁厂也无奈停产减产,以当前供应现状及需求来看,对于春节后镁锭价格走势,您作何预判?

苏:2017年12月份,在硅铁价格破万背景下,有多少兄弟镁企苦不堪言,纷纷减产停产,甚至出现镁企减产镁锭而转销硅铁的情况,进入2018年1月以来,硅铁单价在7,500元徘徊,镁锭需求近20天按兵不动,临近年关下游需求释放,镁锭价格虽涨到15,000元/吨,但对于没有资源优势的镁生产企业来说,真可谓是“鸡肋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综合分析2017年12月份、2018年1月份、2018年2月份,三个月全中国减停产的镁企预估产能达6万吨之多(春节产能低谷,更是雪上加霜),我认为镁锭年前年后一涨一平,年前镁锭价格维持15,100-15,300元/吨,坚挺不盘整,年后镁锭价格维持平稳,待镁锭产能完全恢复后,依据市场供需关系决定价格,假如人民币贬值,还可增强出口商接单走货意愿。

亚洲金属:目前镁市普货竞价激烈,贵司2018年是否考虑开展多元化镁产品生产模式,以提高行业竞争力并提升产品利润额?

苏:是的,市场如战场,面对需求风险、环保风险,我公司将会加大300g镁锭供应,研究开展200g、100g订单生产及99.95min%镁锭的生产,以提升行业竞争力。

亚洲金属:2017年镁行业受环保政策影响较大,您认为2018年环保是否会继续直接或间接影响镁锭生产及价格走势?

苏:是的,首先,虽然府谷地区镁冶炼企业走高效、节能、环保的循环经济模式,但是面对国家环保管理的高要求、高标准,仍然需要不断整改,在环保的道路上,只有更好,没有最好。其次,国家全面启动打赢蓝天保卫战计划,2018年1月16日环保部发布了《关于京津冀大气污染通道城市执行大气污染物特别排放的公告》,将于2018年10月1日起执行。该区域中的山西太原、长治、晋城、阳泉等地有部分镁矿山和冶炼企业。别的不说,五台县正属于大气通道区域,白云石开采又将可能受到限制。阳泉是耐火砖及其原料的主产区,直接影响镁冶炼还原炉、回转窑的检修成本,而且府谷地区的白云石、耐火砖均来自上述地区。 最后,2017年12月硅铁生产企业受环保高压而大停产,大家有目共睹。从大部分硅铁厂家了解,环保频繁督查,厂家基本上留有风险库存意识,届时供应量会有所收缩。镁锭生产制约于硅铁、白云石,价格势必会起起落落。

亚洲金属:对于2018年第二季度价格走势您如何预判?届时镁市供应是否会有较大调整?

苏:2018年第二季度影响镁锭成本走势的主要因素是:白云石供应量和钢材产量。白云石可能受两会及火工品管控影响,当然也不乏环保、安全生产等因素制约。3月后钢材价格上涨,进一步刺激钢厂满负荷或超负荷生产,钢厂硅铁招标量爆发式增加,硅铁价格极有可能维持高位。如果2018年二季度需求与2017年二季度需求持平或增加,镁锭价格进入上升通道。如果需求低迷则再进入如17年后半年的漩涡。市场反反复复,经济危机后必然是春天。

亚洲金属:感谢苏总接受亚洲金属网的专访,也期待贵司后期业务蒸蒸日上。

苏:谢谢!以上观点仅代表我个人观点,不妥之处,请多见谅。希望亚洲金属网继续以客观、公正的原则为行业提供更权威的镁市场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