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金属资讯中心 世界金属市场行情价格引领者
 
 
立足国内市场发展科技以保持竞争力
----专访谢尔盖•皮特罗西昂
董事会顾问成员兼莫斯科分部总经理
伏尔加磨料厂
伏尔加磨料厂(Volzhsky Abrasive Works,简写VAW)位于俄罗斯伏尔加斯基,成立于1961年,目前是欧洲最大的碳化硅生产商,也是俄罗斯唯一的碳化硅生产商。除此之外,公司还生产陶瓷、树脂磨料、耐火氧化物以及氮化耐火材料等。

亚洲金属:非常感谢您接受亚洲金属的采访。首先请您介绍一下贵公司。

谢尔盖•皮特罗西昂:伏尔加磨料厂(Volzhsky Abrasive Works,简写VAW)位于俄罗斯伏尔加斯基,毗邻伏尔加格勒。公司成立于1961年,目前是欧洲最大的碳化硅生产商,也是俄罗斯唯一的碳化硅生产商。2007年,我们公司成为印度酷米工业集团(Carborundum Universal Limited,简写CUMI)的一部分。
我们拥有独特的碳化硅制造技术:使用自行移动熔炉,熔炉会沿着轨道网首先从装料区到融合区,然后到空气冷却区域、水冷区,最后到卸货区出炉并将碳化硅块进行分类,而未发生反应的混合物及新的原料将被收集到其他炉子。这种技术可以灵活控制所需碳化硅的性能。
工厂有完整的处理设施,该处理设施可将碳化硅原块全部转化为欧洲标准级的研磨材料和耐火材料以及满足客户需求的特定产品。我们也是一家大型冶金级碳化硅供应商,碳化硅品位在88-92%及92-95%。
除了碳化硅,我们还生产陶瓷和树脂磨料,原料为自己生产的碳化硅及外购的熔融氧化铝基材料。去年,我们工厂还开始生产涂敷磨料。
此外,我们还生产耐火氧化物和氮化耐火材料,原材料主要是自己生产的碳化硅。

亚洲金属:如您所说,贵公司是俄罗斯唯一一家碳化硅生产商,您能简要介绍一下俄罗斯碳化硅市场吗?

谢尔盖•皮特罗西昂:就像其他消耗碳化硅的国家一样,俄罗斯也在力图扩大该产品的应用领域。不过,主要的应用领域依然是磨料、耐火材料以及冶金业。得益于公司大规模生产及物流的优势,我们满足了大多数俄罗斯消费商的需求。当然,消费商会进口一些我们不生产的产品,比如微粉。受生态限制,我们绿碳化硅产量较低,仅供自己使用,所以俄罗斯市场上绿碳化硅多为进口。

亚洲金属:因光伏领域需求降低,中国市场绿碳化硅微粉价格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下滑,但而黑碳化硅价格却自2016年下半年开始上涨。俄罗斯市场是怎样的情况呢?

谢尔盖•皮特罗西昂:我们既不生产绿碳化硅微粉也不进行绿碳化硅微粉的贸易,所以没有注意该产品的市场情况。不过那些消耗该产品的消费商肯定了解市场动态。

亚洲金属:今年,中国一些厂家因环保检查减产甚至停产,俄罗斯有同样的问题吗?如果有,贵公司是如何应对的?

谢尔盖•皮特罗西昂:近几十年来俄罗斯企业经营的最重要的条件就是环境监察。
为改善生态环境,过去十年里工厂已经采取一系列措施。今天,俄罗斯碳化硅生产过程中排放的有害物质水平与全球最好的气体收集和处理系统生产碳化硅过程中排放的有害物质水平相当。这一事实由一独立实验室每天验证,该实验室严格且强制控制大气排放量,使其不超过大气排放最高允许的浓度。此外,我们还创建了获得当局正式认可的自己的流动实验室。我们的工厂占地62公顷,距离市区很近,而这个流动实验室可以迅速到达任何地点,并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必要的测量。
我们的股东也非常清楚环保的重要性,每年我们都投入大量资金到环保新技术。2007年我们成为碳化硅制造商协会的成员,该协会主要致力于信息交流,目的在于环境保护、卫生安全及工业安全领域引进新的最佳技术。

亚洲金属:中国碳化硅市场价格大幅变动时是否会影响贵公司销量呢?

谢尔盖•皮特罗西昂:我们也出口不少碳化硅,所以肯定能感受到中国产碳化硅占据主导或者重要地位的这些国家市场的变化。我们不愿评论中国市场出现的变化,但我们愿意积极地看待市场价格上涨的事实,不过与2009-2010年的市场价格仍有一定差距。就销量而言,过去几年我们都是满负荷生产。在国外市场价格大幅下跌的时候,我们灵活的技术可以使我们将生产转向国内市场需求旺盛的产品。因此,中国市场价格的突然变动对我们整体影响不大。

亚洲金属:您对2018年碳化硅市场及价格趋势有什么看法?

谢尔盖•皮特罗西昂:前面我也有所提及,过去几年的市场价格迫使许多碳化硅生产商在盈利边缘上运作,这使得投资生产技术和环境保护的厂商并不多。我们希望2018年价格上涨的趋势可以持续下去,不过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供给变化。

亚洲金属:贵公司对保持市场竞争力是否有新的发展计划?

谢尔盖•皮特罗西昂:我们确实有发展计划,该计划也已经由我们的股东批准。不过我们正在修正这一计划,详细情况暂时还未对外发布,不过这也取决于主要销售市场的具体情况。但最重要的是,我们非常坚定将在未来几年保持竞争力。

亚洲金属:再次感谢!